SIRIUS

可以说是很喜欢钢琴伴奏了……!

“我觉得我的身体是死的,别人对我说笑话我也会笑,但是不会开心,就像是身体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一样,那感觉让我觉得我不存在。所以我想杀了自己。”


我开始想到,她的一生,也同这罚单一样,被活着的人,把不听话,不懂事,不考虑父母的感受的标签,贴满了她一身。


所有人都在考虑都在想,她的死让她的父母多难过,却从来没有人想过,已经死去的她,那时候,是不是也是同样,很难过。


希望那些傻逼还能看懂这上面的字。

你妈了个逼的矫情脆弱。

来源知乎。

回想起了一些算是比较久远的事

我觉得自卑这两个字可能是打我出生起就刻在我骨子里了。
小时候,大概五六岁吧,尽管没有人叫也会自己去搞卫生,大概是因为他们看到会高兴,所以就想尽力去讨好他们,在某方面来说也是不想让他们讨厌我。
那时的我蛮内向的,不怎么会笑,也不怎么爱说话。
后来有一次出去散步,他们说我没有xxx开朗。我听到之后就慌了,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我心上爬。
为了不让他们讨厌,我只能努力把自己变开朗,后来也确实成功了,二三四年级的时候笑点特别低,连我都差点信了我就是如此的,就是这么开朗的。到五年级我才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就在带着面具,我其实一点都不开心。
自欺欺人。

六七岁的时候看周围的东西都不像是真的,甚至以为这个世界就是一场梦。
那时的我有时会对自己产生比较强烈的自我嫌恶,比如我妈去上班的时候我会在家里哭,嘴里还说一些“都怪你,你老是拖家里人后腿”“你要是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好了”之类的话。
后来三四年级顾着和朋友没心没肺,没啥自我嫌恶了。
当然也仅限三四年级而已。

三年级的时候差点跳楼。
其实蛮后悔当时没跳的。
因为现在天台被锁了。

其实我觉得自己算早熟的了……吧。

2010年的时候外公去世了,那会儿我才6岁。
家里人都在哭,只有我没哭。emmm其实也说不上没哭,只不过是硬生生地把眼泪憋回去了而已。
面对外公的尸体跪下去的那一刻,我脑子里有个声音对我说“你哭了又有什么用,人都已经死了。”
好像打那时开始我就明白一些东西了。
到后来我姨妈说我冷酷。
我也只是一笑而过。

我的心空荡荡的。

我想找些什么东西塞满它。

我想过很多东西。

友情、亲情、爱情……甚至是一场疯狂的性 爱,甚至是一场死亡。

但那些东西都不能填满它。

能填满它的东西我一辈子都找不到。

我想我宁愿去死我也不会任留那颗心空着。

因为死了就没有心了。

我怀疑我脑子里的脑前额叶和海马体是不是坏掉了。
多巴胺等等调节情绪的东西是不是已经停止分泌了。
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
仿佛哪里被开了一个大口子一样。
悲伤从那里涌出。
然后把我淹没。

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吭声的崩溃,看起来很正常,会说笑,会打闹,会社交,表面平静,实际内心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。不会摔门砸东西,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,但可能某一秒就积累到极致,也不说话,也不真的崩溃,也不太想活着,也不敢去死。———匿名•负能墙